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深智云 - 深度、智能、开放的智能硬件云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87|回复: 0

杨,柳,雪

[复制链接]

1749

主题

1749

帖子

54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24
发表于 2017-3-7 2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1945年4月,中日雪峰山之战拉开了我国抗日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雪峰山绵延数百里,东临资水,西靠沅江,地势险要复杂,易守难攻。日军苦战十几天,毫无战果之余损兵折将,狼狈不堪,向东溃退。这一日,舞水河暖,几只花羽公鸭在解冻不久的水面上扑楞着翅膀;阳光穿过微风,泼洒在清凌凌的水面上,反射上岸,直照的人睁不开眼。我部第十八军正驻扎于舞水河两岸。   

  近几日,并无战事。第十八军某连识字班迎来了一位新教员。她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扎着两根麻花辫,清秀的鸭蛋脸上嵌着一双单薄的杏眼,嘴角右侧一颗深深的酒窝时隐时现。尽管她特意装束成熟,难掩的稚嫩与可爱,仍随着她那两根细绳般的麻花辫在她肩膀前后调皮地跳来跳去。她,就是我的外祖母,杨锦云女士。   

  杨锦云,1929年出生于湖南宁乡县一户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杨连成曾参加过1911年辛亥革命。革命失败后,他弃武从文,拿出所有积蓄创办了一所书院。可惜,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时局动荡,还没等锦云降生,书人类婴儿哺育常识浅谈院就关闭了。杨连成先生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锦云是他的小女儿。打小,他就把她们当儿子养,悉心栽培。但他从不骄惯她们,唯有一样——他书房里的藏书,只要哪个女儿白癜风患者经常喝酒对身体有哪些危害索要,他无不满足。因此上,锦云七八岁时就可写一手好字,做几首不错的小诗,到得十几岁就能和父亲出摊鬻文了。出摊鬻文只是应时之举。其时,抗日战争已全面爆发。后来,应有关部门邀请,杨先生成了宁乡县抗日刊物的主编,锦云也跟随她父亲,在里面做一名小编辑。   

  1945年,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节节胜利,在中国战场上,日本侵略者亦逐成败北之势,战争形势有所好转。我驻扎于舞水河岸的第十八军开始了阶段性的扫盲运动。锦云就因了这次运动与十八军结下了缘。   

  十六岁的锦云一人承担了一个连的扫盲工作。当时军中一个连,能识几个大字的战士还占不到全连一半。面对着一百多号从林弹雨里钻出来的“盲”汉,初次做“老师”的锦云不免有些局促不安。听课的“学生”呢,看到老师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也是颇不服气。   

  来上课的战士来自全国各地,大部分又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喜动不喜静,哪有几个认真听课呢。第一次上课,锦云就差点被他们气哭。看到锦云的小脸涨的通红,眼里含着泪,那些战士学生才逐渐安静下来。慢慢的,锦云发现,每次上课,总有两个战士爱坐在最前头,听得很认真。后来,她才知道,这两个人,一个叫柳大山,一个叫孙喜田,他们是来自山东的同乡。她听她父亲说过,山东人本分、厚道。因此,她对他俩也格外关注。   

  战士们一边抗日一边学习,锦云被他们的精神深深感动,和他们慢慢成了好朋友,他们也不再“欺负”她。尤其是柳大山,很爱学习,每次写家书遇到不会写的字,总会跑来向她虚心请教。4月20日,日军溃退到舞水河岸,被十八军阻截。   

  一役结束,锦云再次上课,发现少了不少人,坐在最前头听课的也只剩了孙喜田一人。这节课,她上的格外沉重。第二天,锦云照例上课,意外地发现最前头又成了两个人:孙喜田和右眼缠着绷带的柳大山,柳大山的身旁还放着一根拐杖。后来她才从孙喜田那里得知,那场战役,柳大山中了两弹,一弹打中了左腿,一弹打瞎了右眼。昨天手术进行了一整天,没有,也没有疼,只有被汗液浸透的褥子和床单。   

  晚上,锦云掌着煤油灯,在她父亲赠给她的硬皮儿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万里长城接日月,何惧日寇逞凶强。中华男儿英豪最,黎尽明现不久长!1945年4月23日杨锦云。第二天,锦云把笔记本送给了柳大山。   

  (二)   

  6月份,雪峰山战役进入扫尾阶段,再过几天,第十八军就要转移。6月,在湖南本已是酷暑,这一天却下起了蒙蒙细雨,天气转凉。柳大山站在女兵们的屋门口,细雨已经把他的头发里里外外全部打湿。他的腿伤已经康复,只可惜右眼落下了残疾,再不能视物。他手里紧攥着那支在战场上缴获的钢笔,焦急的左顾右盼。   

  “小杨老师!”柳大山看到杨锦云走过来,迫不及待地迎上去。   

  “大山同志,……”锦云看到大山,忽然害羞起来,不知如何接话。   

  “过两天俺们就跟着部队转移了,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跟你学文化了。这支笔,是上次俺缴获敌人的,连长看俺爱学习,就让俺留着作纪念。俺也不会使钢笔,俺想着,你用它,最好。送给你。”   

  锦云接过钢笔,银白色的金属笔身,沉甸甸的,闪着耀眼的光。锦云没有说话,默默把笔放回到大山的手中。一滴泪,正好滴在大山的中指上,   

  “这是你用性命换来的,我不能要。”   

  “你,我,它……”大山一听锦云说不要,急的方寸大乱,“你看,我都把你名字刻上了。”   

  锦云顺着大山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钢笔底部,指甲盖不大的地方,笨拙地刻着一片云朵。如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几道轻轻地划痕。   

  “好,我收下。等抗日战争胜利了,你回山东老家吗?”锦云坚定地望着他。   

  “我,不……,听组织安排吧。”大山停了会,“你送我的本子,我会随身带着。”他摸摸头,好像突然发生了什么,把锦云吓了一跳,最后他憋半天,蹦出三个字,“我走了。”   

  细雨打在大山二十岁的脊梁上,无声无息,一会就看不见任何踪迹。锦云望着他的背影,紧紧攥起了钢笔。   

  (三)   

  1945年9月2日,日本帝国主义签字投降,中国人民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以中国军民捍卫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对日胜利而结束。柳大山和孙喜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山东老家。他们都是山东滨县人,但却不在一个庄。说来也巧,1946年参加解放战争,他们再次被分到了同一个连。柳大山还成了排长。在沂蒙山区奋力杀敌的柳大山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曾经给他当了两个月“老师”的湖南姑娘杨锦云正从湖南老家赶来滨县寻他。   

  这一日,杨锦云终于来到了滨县。她身上的盘缠已所剩无几,双脚都磨出了水泡。她来到一个卖锅饼的小摊前,卖了一角锅饼。卖锅饼的妇女看她风尘仆仆,知道她是外地来的,念她不易,特意多给了半角。   

  “北京白癜风医院姐,给多了。”杨锦云连忙提醒道。   

  “不碍事,多吃几口才有力气赶路,听你口音像是南方人呢?”   

  “嗯,我从湖南那边过来。”   

  “编辑评语根据本人曾祖的故事改编(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6, DTSTON.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电陶思创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13757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