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深智云 - 深度、智能、开放的智能硬件云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30|回复: 0

情之所至,梦之不及

[复制链接]

583

主题

583

帖子

181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13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6: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许是我太多情,   

  我想知道一朵花为什么会开,一只鸟为什么会飞,   

 怎样可以有效的治疗白癜风这种顽疾 我会记得撒哈拉的朋友,月牙泉的女子,   

  记得尼日利亚的丛林,记忆中的关渡,清泉的山间小屋……   

  记得尘世间那许多不灭的情缘,   

  那一草一木一沙和许多的欢乐哀愁。   

  用对生命的爱,燃烧我的灵魂;   

  用最真的心,   

  将这些原本只说给自己的故事,说给你们听。   

  因为三毛   

  高中时,最爱读三毛和张爱玲,但比起张爱玲来更爱三毛,喜欢她的博学与自由,羡慕她离经叛道的妄想,喜欢她的热情与真诚。我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旅行才喜欢上的三毛,还是因为喜欢三毛才喜欢上的旅行,不过确定的是因为三毛,遇见了阿九(肖姝瑶)。   

  我庆幸自己遇见阿九,也庆幸阿九同样喜欢着三毛。   

  我说:《远方的无忧国》让我想起了三毛《撒哈拉的故事》,一段旅程,一段故事。带着它去了甘南,走在朗木寺的街头,看着赶着马群的牧羊人;走在拉卜楞寺的转经道看着一个个虔诚的信众,这种简单平凡的生活是不是也是三毛所喜欢的甘南呢?如果三毛还活着,是不是也会在朗木寺的街头和牧羊人打招呼,是不是也会跟着流浪歌手的歌声回到那个好远好远的地方。坐在青旅的咖啡馆,写一张不知寄往何方的明信片,也许没有终点的归处才是最好的归处   

  阿九说:去年去了三毛荷西最后的家,加纳利群岛的美,有撒哈拉燥热的沙砾也有大西洋温湿的海风,许多美在文字里保存发酵,甘南是我很爱的一处马帮,流浪歌手,奇人集聚的餐厅和寺庙,还有许多遇见,正如你所言,永远在路上也是一种归处,就像有的人属于陆地,有的人属于大海。   

  某一天,在路上,会不会遇见另一个三毛?   

     

     

  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告别   

  一本《你是我不可及的梦》,让我欣喜若狂,让我们认识了另一个三毛,她以最朴实最真切的话语表达着她的所见所感所悟,她用她的心,唤醒人类内心最纯真最真挚的那部分情感,正如《重建家园——将真诚的爱在清泉流传下去》,一幢小房子,一个家园,一份爱友……这在清泉……“请社会人士不要利用这个建议只去观光,我们要纯净的青年;请你,请你,将这份未尽的爱,真诚的爱,在清泉流传下去;更请你,当泰雅的朋友走出山区的时候会给他们一份小小的鼓励和帮助,不要不认他们这一批泥巴做的真人;这是我心爱的家分享给各位的条件,不再痛苦自己的离去,因为那个原先只为自己梦想的小屋,在这种处理上才有了真正的价值和利益,它是我目前最不舍的一西宁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样东西,也许微不足道,但是对我,它已是全部的梦了;如果各位喜欢去住住三毛的家,请一星期前与丁神父联络——用电话”读到这里,我泣不成声,为她未尽的爱,为她未尽的情,为她未走完的人生路……   

  明明知道,丁神父的电话或者说丁神父本人早已阴阳两隔,可还是毅然决然的拨了那个电话,好像只有当亲耳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时”才能明白这依然只是梦一场了。   

     

  撒哈拉.阿非利加   

     

  三毛说:“如果她和荷西有个女儿的话,那取名必为:撒哈拉·阿非利加”,荷西说:“三毛是撒哈拉之心,”可我要说:如果沙漠有个女儿的话,她必定是三毛。“只要活着一天,就必然一次又一次地爱着你——撒哈拉,没有乡愁,没有离不开你”三毛是这样狂热的向这片沙漠表白。   

  在这本书里,我喜欢《撒哈拉之心》这篇,三毛和荷西在撒哈拉结婚,并拥有了一段幸福快乐的生活,世人眼中贫瘠干涸的沙漠,却是有缘人心中的美丽天堂,三毛写道:“沙漠的至美,更是那一棵棵手臂张向天空的枯树,是一朵在干地上挣扎着开尽生之喜悦的小紫花,是一只孤鸟的哀鸣划破长空,是夕阳西下时,化入一轮红日中那个单骑的人”。人果然还是喜欢最美好的事物,最真挚的情感,虽然作者笔下的沙漠苍凉,但却壮美,或许只有心怀爱的人才能写出这样富有激情的词句,才能在狂沙落尽之后,领略到原始和永恒之美。给我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夜深花睡》,那是三毛和荷西在经济最为拮据的一段时期,荷西为她买来一小束百合,但三毛斥责丈夫:“什么经济能力?还去买花?”并把花扔到地上,转身就跑,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后悔了,而此时荷西呆了一两秒钟后弯腰将花拾起来,她扑向荷西,与他紧紧相拥,她意识到这一束花,是荷西的爱情,她怕她的浅浮和急躁,伤害了他,数年后,荷西去世,百合,成了伊人心中永远的牵念,三毛说:“四年以后,我去上丈夫的坟,进了花店,我跟卖花的姑娘说,这五桶满满的花,我全买下,不要担心价钱。坐在满布鲜花的坟上,我盯住那一大片颜色和黄土,眼睛干干的。以后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凡是百合花上市的季节,我总是站在花摊前发呆。七年后,一个清晨,我去了花市,买下了数百朵百合,把那间房子,摆满了它们,在那清幽的夜晚,我打开全家的窗门,坐在黑暗中,静静地让微风,吹动那百合的气息。”正如腾格尔所唱的《三毛》“三毛告诉所有人,雨季不再来,雨季不再来”。荷西走了,三毛走了,那么撒哈拉的故事还会继续吗?那个叫“撒哈拉·阿非利加”的名字是否有了主人?   

  人生哪有梦,都是醒不过来的现实,可是,三毛,就真切的在梦里活了一辈子。如果她的生命还在继续,我想,她永远都有做不完的梦,说不完的故事,走不完的远方。   

     

  原是流浪的异乡客,   

  直到遇见那片薄绿的田野,那泓戈壁中的清泉,   

  遇见你那亩小小的心田,   

  种着往昔、梦想,满满的快乐,   

  我听到有人悄悄说:   

  这是你动了凡心的地方,   

  这是你永远不及的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6, DTSTON.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电陶思创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13757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